冯国经倡金融创新发展天使投资基金

冯国经倡金融创新发展天使投资基金,未来30年,全球供应链将迎来革命性转变,变得更为复杂;另外,进入互联网年代,全球零售商将融合O2O(线上到线下)的新商业模式,探索出有别于以往的发展路径。

吁善用珠三角打造新经济

至于香港企业的商机,他表示,在于由财富推动改为创新推动,以科技作为发展方向,在教育上也需加以配合;而金融业也要从创新着手,譬如加大对创新意念或创业机会的投资,香港可朝着创业天使投资的基金基地的方向发展。冯国经提出,新经济活动发展关键在于规模,因此香港不能只局限于发展本地市场,更要善用内地庞大市场,尤其是珠三角和华南地区,打造新经济的腹地。

创业点子:分红式天使投资式餐饮模式

分红式天使投资式餐饮模式:

1,莅临佳宾当次消费500元以上者即发放贵宾卡,凭卡给予今后消费的9折优惠。

2,酒楼认卡不认人,凭卡及相应卡号累加每次消费额。

3,以一年为结算期,将年终酒楼利润的1%按各卡消费额比例分配给卡主。

优点:

分红式天使投资式餐饮变消费为投资,变消费者为投资者,消费者将十分乐意个人或介绍亲友至此聚餐。

2,回头客比例将大幅上升,十分鼓励公款消费。

3,卡主增加主人翁责任感,会为酒楼发展献力献计献策。

天使投资福运飘香饼屋优势

1,天使投资投入小,回报快,效益高:最低3千元左右的投资,做到回收期短,效益持久稳定。流动,橱窗或店面经营都可选择,也可向酒店配送。福运饼屋毛利达55 %以上,店面经营年收益至少6万元以上;

2,秘方制作,工艺精到:公司精选全国各地各具特点的美味饼品,原味引进又进行了提升创新,配方和工艺更加成熟;

3,多品种系列,口感绝,口味特:南北各具特色名饼在此荟萃,其外形层层飞酥,似荷花叠放;其色泽金黄诱人,口感甜香酥脆;

4,大众口味和消费,市场空间大:饼品是历代宫廷中的御膳美食,更是老百姓最爱,令人口水欲滴的饼品仍是人们时尝时鲜,百吃不厌的绝佳美食,从而备受人们的青睐。

天使投资福运饼屋品种系列

小/大圆手抓饼:外层金黄酥脆,内层柔软白嫩,有经典原味,时尚香酥,爽口麻辣口味系列,还可以添加以鸡蛋,火腿肉,培根,肉松等馅料,并调配特色酱料,外形上有单卖的精致小圆酥饼,也有适合散卖(论斤销售)的普通大圆酥饼。

创业天使投资方案

行政院国家发展基金「创业天使投资方案」昨(22)日正式启动,马上公布第一次投资评估审议会的决议,金融科技业「台湾盈士多科技」、和太阳能业「微电能源」 2家新创事业,获得台币1,000万元的投资。国发基金召集人、国发会主委陈美伶说,今年匡列至多10亿元作为可投资部位,「最好都能投资出去,明年再加码!」

国发基金最新办理的「创业天使投资方案」,一改过往以资金「补助」新创事业或创业团队,针对设立时间未超过3年的新创事业,且有天使投资人参与及投资,国发基金共同搭配投资,上限门槛提高到至单一企业台币1,000万元、或实际募资金额的20%以内。

陈美伶说,这是为新创事业挹注初期营运的重要资金,并要鼓励国内天使投资「一起行动」,优化我们的新创投资环境。此方案的可投资的标的,有两项突破,一是从过往政府经费只能投资国内标的,扩大至「主要营运在我国的境外新创事业」,即登记在开曼等免税天堂的台湾新创事业,若股东资金透明,有机会可以申请。

另一部分的突破,是跨越产业、地域的限制,像该方案第一次投资评估审议会决议的两个新投资案之一台湾盈士多科技(INSTO),主打FinTech,有全球首创手机APP线上C2C分期付款服务,创办人陈仁彬最早是在美国矽谷创业,公司登记在海外,过去1年持续进行募资,包括交大天使俱乐部在内的23个跨境天使投资人,再以台湾子公司名义申请「创业天使投资方案」,甫完成300万美元的募资计画。

陈美伶指出,国发基金会一直挹注资金,希望两年内不仅出现台湾的独角兽,最好是可以投资200家、300家,扶植更多立足台湾的跨行业、跨国境企业,一旦新创事业渐渐茁壮,需要更多资金注入,国发基金还有企业转型投资等多项方案可以投资,台杉投资公司也会接棒,而台湾多层次资本市场的兴柜、上柜等也能为企业在台湾迈向永续发展,提供最关键的资金助力。

针对国发基金启动创业天使投资行动,美国矽谷创业家SVT天使群创会会长陈劲初表示,矽谷的天使群,是矽谷成就全球科技新创领导的重要角色,天使投资者能帮创业家找到最理想的合作伙伴。

创投公会理事长黄翠慧表示,创投事业对早期企业、新创事业的投资比率近年维持3成左右,且有微幅增加趋势,创投资金注入新创事业成功率亦逐步攀升;此外,创投公会今年开始与台大创创学院等新创事业育成加速器合作,由合作单位推荐优秀且有募资意愿的创业团队,媒合予创投公会会员,让投资方快速寻找到新的潜在投资标的。

天使投资人如何评估团队?

天使投资要找的好创业家,两件事最重要。第一、想创业的团队是否弄清楚市场?第二、对的团队可以在最好的时机挺过,再好的想法,错的团队两、三年也会失败。

天使投资人跟创业家的关系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写商业计画(BP),天使投资人是第一批资源,看创业家的BP可行与否,投资并给意见。第二阶段,天使投资人及其人脉可以帮你做好人才跟市场,其他八九不离十。第三阶段,创业是每天以有限的资源去追寻无限的理想,天使投资人可以帮忙找合作伙伴、建立联盟。第四阶段,后续资金接下去。

林富元说,天使投资人若想给的是Smart money,可在创业家不嫌烦的情况下,尽量帮他找资源。

有听众问林富元:「您会投资创业家还是他的点子?」林富元说,好的创业家,如果没有好的点子,投资不会发生。大部分的案子,一定是某个点子吸引你,只是在看点子的时候,跟创业家很有关系。点子跟创业家相连,也跟创业家的实际能力捆绑得很紧。

台湾新创公司做网路和App的机会?
林富元近期观察40个台湾年轻人的创业提案,分为三大类:第一、台湾年轻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不断向前改进,这些人的市场是已经定义好,可以造就新的小富翁,但对整体来说有小打小闹的嫌疑。

第二、想做跟欧美或百度、阿里巴巴一样风行的网路服务,但问题是中国的创新有政府的网路墙滋养。重点是你创造什么价值?

第三、传统产业大翻身,找到台湾本土就有的特色。微热山丘执行长陈来助补充,台湾是开放的,人才和技术抢得走,所以要重新思考,台湾有什么是「别人抢不走」的优势,找到台湾才有特色,它就具有时间和空间的优势。把价值链拉高,可能有些发展机会,不见得要一直降低成本。台湾过去在自动化、机械都有优势,在传统产业加值是一条可以发展的路。

天使投资人林富元:台湾不缺有钱人,缺创业沙漠中的第一杯水

2000年,天使投资人林富元与陈五福、臧大化、王大成共同创办橡子园创投育成中心,是第一个华人在矽谷开的育成中心。林富元曾投资过100多个新创公司,有25个成功上市获利,日前在数位时代撰文分享天使投资如何炼金? 30日在创业小聚专题场分享他身为天使投资人的40年经验。

林富元说:「我不一定比你懂得更多,但失败的经验蛮多的。」天使投资人不是一个观念,而是真的会实现的东西。天使投资人要符合三个条件:第一、100%拿出自己的钱来投资,第二、100%自由自主且赌性坚强地投资,第三、不论成败,完全自行负责。

天使投资是给沙漠第一杯水
林富元指出,矽谷、中国和台湾都面临同样变化「颠覆到一个程度,挡都挡不住」。像是全球竞争带来全方位威胁、经济财政不确定、所有疾病出现的频率愈来愈快和愈来愈多、世代的疾病和问题、人口结构变化、生活品质提高的新需求等等。

过去10-20年出现的网路公司,第一个共同点是改变人的习惯,第二个共同点,他们跟传统的价值不同。台湾这一次面对产业解构重组的情况,未来的机会在哪里呢,不同的角色能发挥的力量是不同的?做为一个天使投资人,通常给的是新创公司的第一笔资金,林富元说:「我总是希望做在沙漠里给人的第一杯水,虽然是杯水车薪,但至少是在你创业起步时的第一杯水。」

投资风险管理并不是风险逃避
林富元说,「没有神仙般的投资人,只有神仙般的创业家。」矽谷、台湾、中国投资人异同,台湾不缺有钱人,缺的是沙漠中的一杯水。他常问一个问题:「如果20年前你碰到Google的创办人Larry Page在讲Google,你会不会投资?」

他指出,风险是很重要的观念,创投家常说这不是他们的专业,或他们不看这个领域,但重点是,当创投没有选择要投资你的时候,随便哪个理由都可以。

一般创投所指的风险管理,其实是「风险逃避」,林富元说,既然有投资就一定有风险,风险投资是在风险里找机会的游戏,而不是像银行一样在做风险逃避的事情。

林富元指出,有哪种行业是不用赌博,就有机会认识朋友和赚钱,并了解很多不同的行业?天使投资有它其乐无穷的地方,出发点是协助这么多充满热情的年轻人,「他吃肉你喝汤,不只是他向你学习,而是你也向他学习!」林富元说。

大部分天使投资创业家的共同点是「三怕三失」。林富元解释,三怕是想创业怕离开舒适圈、不知道自己够不够好、怕失败。三失是失去创业的机会、失去透过实际参与认识自己的机会、你永远不了解自己的潜力有多少。

募资是一件很难的事!如何找到 7 位天使投资人

本文作者 Yaniv Nizan 是为行动游戏提供应用内消费方案的创业者。他近日成功完成一轮融资,找到了 7 位天使投资人。但回顾此次融资经历,一切并不轻松。他吃过闭门羹、也不晓得如何向投资人介绍自己的公司。如今,他将自己的融资经验发表在了个人博客上,以供更多人了解。

当我开始创建 SOOMLA 时,并不觉得募集资金是一件难事。因为在2008 年,我和别人共同创建了第一家企业,当时我在这个领域还很青涩;而现在的我更有经验,并且凝聚了一支强大的团队,我们的商业模式也被认可,人脉资源也不差。所以,我认为,这轮融资肯定能轻松搞定。

但是,我错了。募集资金从不是一件易事。世事变幻无常。 2012 年开始,想获得资金已经变得更难了。我很快意识到,如果想为 SOOMLA 筹集资本,我必须进行一些调整。

找到天使:抓住每一个机会
天使投资人都很低调,甚至鲜为人知。

原因很简单:除了作为天使,他们通常还有一份其他的全职工作(比如,其他企业的 CEO 或是那些出售了初创企业的企业家)。我的一个投资者甚至在 Linkedin 上都没有资料。事实上,任何一个大公司的管理者都可以成为天使,只是他们还不知道而已。

我在一些非同寻常的情况中找到了潜在投资者:求职面试时、在游泳里游泳时、甚至是送女儿去幼儿园的时候。有时候,风投家把我引荐给一位天使时,我发现此前已经见过他,可那时我根本不知道他也是一位天使投资人。

与天使接洽:给予充分尊重
找到天使投资人后,我觉得投资洽谈会和往常一样,可我又错了。

我走进会议室,告诉他,希望获得他的投资(因为他最近刚把自己的公司卖给了 eBay,手上应该有资金),可我却吃了闭门羹。他有钱,而且基于税务原因,如果他将这笔钱用于投资会更经济,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

说服私人投资者不同于说服 VC。大多数你面对的天使都很有成就、热衷于建造基业并乐于助人,但是他们不希望被视为是自己财产的代理人。当与天使们接触时,尊重他们已有的成就尤为重要,要让天使们觉得他们是企业前进的动力,并请他们帮助介绍更多机会。

举例来说,我将一位成功企业家视为 SOOMLA 的潜在顾问。在他给了我一些很棒的建议之后,我发现他也是一名早期投资者,最终,他成为了我们的第一位投资人。

给天使的讲演:更精练
可想而知,公司创始人在天使面前的幻灯片展示与在 VC 面前的展示是截然不同的。

在一次讲演中,我告诉一位天使,我需要 25 万美元来建立一个验证模型,随后计划通过 3 轮 VC 融资 1000 万美元。但这显然并不是明智之举:首先,初创企业从VC 筹措到1000 万美元的概率为1%-3%;其次,更重要的是,从天使的角度来看,如果我们真的在3 轮VC 融资中成功了,天使们的重要性将毫无疑问地被稀释。

在对天使投资人的讲演中不仅需要不同风格的幻灯片,整个商业计划都需要更加精炼。因此,我们草拟了更加简洁的计划,将重点放在一件事上:我们的顾客有消费意愿,我们可以在 10 个月内无需其他投资实现收支平衡。我们的 PPT 展示忽略了天花乱坠的市场预期和进入壁垒分析,取而代之的是如何获得收入和实现盈利。我们使用的案例也是那些融资少、销售快的公司案例。

完成融资的前夜
风投机构通常会先行一步,起草投资协议条款清单(Term Sheet),并向企业家作出初步投资承诺。

而在与天使投资人的合作中,创业者是需要主动的一方。你需要估算出每一位天使给你投资的概率有多大,并预估他会给你投多少钱。两者相乘之后,是你真正可能从该天使那里获得的资金。最后,将所有潜在投资人的资金相加,将成为你最终会获得的投资额。

最后,有一条重要建议,无论你最初列出的投资人投资可能性有多大,都减掉 20%。

在资金到帐之前不要停止寻找下一位投资人的脚步
融资到了这一步,我开始与天使讨论这个问题:谁最有可能成为领投者。当一个投资人希望成为主导者时,他会对这个行业有深入了解,这样才能快速做出投资决策。

在没有主导投资人的情况下,我试图结束同时和 5 位不同天使人的洽谈,他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需求。更重要的是,即使到了这一刻,也存在着整个融资功亏一篑的风险,因此我同样需要增加与新天使投资人会面的频率,制定备份计划,以确保融资的成功。

最终,一位新天使投资人对他看到的东西非常感兴趣,并试图成为此轮融资的主导者。一旦我有了一位领投人,随后的谈判进程快了很多,此轮融资很快就完成了。

在这个行业里,天使投资的重要性在投资生态圈中正与日俱增,我希望其他创业者能从我们艰难的经历中获取经验。

李开复:符合标准的天使投资人,在台湾可能连 10 个都不到

在硅谷、新加坡、中国等地,许多企业、天使投资口袋里有着大把钞票,随时准备要发给有希望的年轻人圆创业梦;这对企业、天使来说是一个商机的培养,年轻人创业成功后的成果回收是很可观的。年轻人带着梦想创业,天使眼光精准地投资,这个循环不会停,这样子的创业生态圈才是健全的。

但是台湾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台湾新创风气一直起不来,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创业者「没钱」。有梦没钱,这是很现实的;没有企业或天使的青睐和资金挹注,梦作得再高、再大,都是场梦而已。但别误会,台湾创业者没有钱的原因,并不是他们做的「创业梦」不好;拥有千里马水准的台湾创业者不少,但是能识英雄的伯乐(天使投资人)太少,甚至没有。

好的投资人到哪找?如何选取最适合的合作伙伴?

TO Startup Mixer 请到 AppWorks 共同创办人詹益鉴、国发基金创业天使计画主持人赖荃贤及 EZTABLE 创办人陈翰林前来谈谈「团队与投资者的关系经营」。欢迎大家一起来聊创业、谈生意和交朋友!

 

李开复:符合标准的天使投资人,在台湾可能连 10 个都不到
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在接受 数位时代专访 时谈到,台湾创业圈之所以目前没有真正发展,是因为还没找到适合的台湾模式,以及资金来源不够。

在硅谷有许多天使投资人专门利用自有的资金与对产业的兴趣,培育未来创业之星。反观台湾则是早期发迹的企业,拥有最多的资本与最大的市场地位;钱都掌握在大企业手里。企业大老的经营模式不见得适用于创业的经营模式,思维无法转变,也就无法「辨识」新创团队的「珍贵」;在这种认识落差下, 企业当然不投钱,台湾年轻新创圈就没资源,无法蓬勃发展。

即便是「开始学着」投资新创团队的台湾企业,也偏好投资已经有一定成绩的公司,「早期新创团队」根本不在他们考虑范围内;「天使投资人在哪」就更别说了,太伤感。天使投资人到底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李开复过去在接受专访时说过:

「创业成功者与有钱人这些都还只是天使投资人的前提而已,这些人还要能分身,用足够时间帮助创业家创业。很忙的人、年纪太大的、无法实际操作的,钱不够与只投钱不参与团队业务的(天使),也没有价值。

这样算下来,符合标准的天使投资人,在台湾可能连 10 个都不到。 」

就连台湾工研院董事长蔡清彦都质疑,台湾业界对于从事天使投资的人太少,风气又冷淡,大问 「台湾天使投资人都哪里去了?」

台湾玉山科技协会理事长王伯元在 接受媒体采访 时也表示,台湾创投业今年刚好满 30 年,最大的改变是成熟的创投基金减少了,需要天使基金递补,实际上却不是如此。

根据中时电子报的报导,目前台湾有不少天使基金都从大学里面出来,包含:政大的台安杰天使投资、台大天使基金、交大天使投资俱乐部,中原大学工业系友成立的财团法人跃马中原基金会。

不过各个天使投资的做法不太相同。台大就将天使投资与早期的创业连接在一起;政大、交大则是借重校友的产业经验与关系网络,对于早期新创团队做评估。不过这是否会有自家校友较容易获得讯息的问题,也是个疑虑。

邱俊邦分享「天使投资人」的乐趣与挑战

8月10日﹐玉山科技协会在圣荷西的工研院举办「田长霖讲座」,邀请邱俊邦分享「天使投资」的乐趣与挑战。玉山科技协会副理事长郑志凯介绍﹕ 业界尊称邱俊邦先生一声「邱先生」,在创投界里,他更是知名的天使投资家,他总能让与他接触过的初创者喜乐,而他本人更是乐在其中。

邱俊邦这位受到敬重的「创业导师」级人物,头顶上没有了不得的响亮职称,但是他以天使投资家身份(Angel Investor)却创造极高的影响力。近年最知名的案子便是高价上市并高价被并购的NetScreen。他把许多宝贵经历释放出来来,扶植年轻一代的创业家,并跨足多个不同领域,担任多个创业公司的顾问及理事,包括SOHOWARE, Inc.、Anchiva Systems Inc.、AzaleaNetworks Inc.、Inphenix , Inc.、AsiaTech Management、Global Alliance, Inc.(Japan),Technology Associates Management Corp.等。

早在七零年代,邱俊邦参与发展出工业界的第一个单晶片计算机,并与友人在1980年共同创办IDT公司,又于1988年创办Quality Semiconductor公司,担任总裁、执行长及董事长,该公司于1994年上市。他并于1999年促成IDT与QSI的合并。

近年,邱俊邦从事个人投资,他以超过卅年的经历,亲身走过矽谷最辉煌的半导体时代,也同样地看着矽谷在低潮中转型。他曾担任美西玉山理事、矽谷台美产业科技协会创会会长。邱俊邦获有东京Waseda大学电机学位、美国奥勒冈大学电机硕士。

邱俊邦长期观察到,若没有经验或好成绩的初创者很难拿到早期投资者,他希望能够借着这场演讲,分享给一些想创业的工程师或技术出身者,如何能够在第一次创业时不致遭到太大的筹资上的挫折。他还指出﹐找一位合适的律师在初创公司时是很有必要的。

除此之外,邱俊邦也从创业者的角度谈,如何筹措有附加价值的资金 。 「好的创投应是有耐心、有知识,并且能够支持你,给你建言的创投者。」他也强调,往往初创者也犯了大忌,会告诉投资人他们的技术或者是创业想法是世界上最好的,「这是过度的自信,」往往不切实际,甚至造成失败。

邱俊邦觉得,好的创业者是高道德标准,诚信度也相当高。好的领导者懂得如何创造公司的和谐,创造团队价值,也把员工的利益视为非常重要的一环,「会照顾员工。也要重视家庭﹐最好家要住的离公司进一点。一天至少要有两个小时陪陪孩子和太太或先生。」邱俊邦以一位天使创投家来分析创业致胜之道,诚信、团队、对员工悉心等等极佳特质。

现场的几十个座位座无虚席﹐演讲受到听众的热烈欢迎。最后邱俊邦谈到在投资与创业时虚心﹐信心和爱心合在一起可以成为成功和快乐。

天使投资 矽谷创新发展的推手

近廿年来天使资金(angel fund)是带动矽谷创新与发展的火车头之一,更是网路蓬勃发展如Twitter , Facebook的幕后重要推手,但在2008年经济衰退后,天使资金也随之偃旗息鼓不少。值此经济似逐步脱离泥沼之际,矽谷创业公司(start-ups)如何吸引天使投资?美西玉山协会17日举行天使投资论坛,吸引了约70名矽谷企业家及投资专家参加。

Sand Hill天使公司总裁 Anurag Nigam表示,吸引他投资的四项条件为团队、产品、吸引力及收益。他特别强调企业模式的重要性,因为很多产品很容易被模仿,而且有些刚毕业的聪明小毛头运用创意,一下子就把现有市场给打乱。

天使网络Keiretsu论坛的企业界处长 Gene Chien说,「团队」是他们投资的首要条件,创业公司必须展现自己更好、更快、更便宜的优势面。产品反而不是他们最看重的因素,因为科技变化太快,有些产品看似甚佳但马上被市场淘汰。

论坛主持人、圣约翰金融投资集团(St. John’s Capital Group)执行长叶立文说,天使投资综合来说最重视「人」的因素,也就是企业家(entrepreneur)本身的特质与能力。

对于创业公司最好向什么渠道募集资本? Nigam认为,能向银行贷款是第一位的,其次才考虑天使资金或创投资金(Venture Capital)。生命科学天使投资集团Casey McGlynn则建议创业公司在寻找资金时要坚持不懈,他说:「听到一百个No之后才听到一个Yes是家常便饭。」Nigam还建议,创业公司必须在每个阶段达到某些里程碑,这样才能持续地吸引天使资金或创投资金继续烧钱。

对于有兴趣做天使投资的人,现场天使投资专家异同口声表示,首先必须要「赔得起」,Chien说:「天使投资是赔很多钱最好的方法」。

Nigam说,他个人投资了45笔生意(deal),其中有一家全垒打,他用了这一家的获利去付其他家的损失;而且天使投资的风险极大,创业公司一开始可能是X ,几年后变成Y,然后又变成Z,最后还可能从地球上消失。他说:「我不喜欢用Nike的口号,但对于有兴趣做天使投资的人,我还是建议“Just do it”,因为除了钱之外,你不会失去什么,就是去享受你想做的事。」

11月16日刚在台湾挂牌上柜的华星光通是是矽谷天使资金最新的成功案例,这是著名多元创投顾问林富元个人天使投资第23次成功。和Sand Hill 、Keiretsu 分散式的投资模式相比,林富元的投资模式比较属于「集中型」。他说,他帮助创业公司成功的关键在于深刻地扎下去挖掘出价值,「如果你享受这个过程,你就能创造出价值。」